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度韶华

第四百四十三章 高下(二)

度韶华 寻找失落的爱情 4027 2024-07-10 14:47

  薛六娘轻声道:“祖母年岁大了,说话口无遮拦,有冒失之处,还请郡主多多见谅。”

  姜韶华对薛六娘客气多了:“本郡主不会和老人家计较。还有一个月,就是六娘出嫁的大喜日子。以后你就是陈家媳妇,和本郡主是一家人,不必外道。”

  薛刺史接连催促薛老夫人回荆州,正是因为幼女出嫁之日将近。薛老夫人自己不肯回去,连带着薛六娘也一直待在南阳王府。传出去确实不太合适。

  薛六娘俏脸微红,落落大方地应道:“我对郡主仰慕已久,也盼着日后能为郡主出一份力。”

  姜韶华设立了一众女官的职位,还亲自写了奏折去朝廷为女官们正名,要求吏部下正式的官身文书。这事不管成不成,都注定了会被写入大梁史书。

  此事造成的深远影响,不可估量。出身世家读过书的女子们,听闻此事,难免怦然心动。

  姜韶华看着薛六娘,一语双关地笑道:“本郡主就在南阳王府等着,你随时都能来。”

  薛六娘按捺住心里的激动雀跃,敛衽行礼,告辞离去。

  薛老夫人上了马车后,才缓过这口气,眉头一拧,愤愤指责姜韶华不敬长辈说话无礼。

  薛六娘眉头轻蹙:“郡主对祖母一直颇为敬重客气,今日是祖母攒越了。郡主的亲事,卢郡马都做不了主。宫里的太皇太后娘娘和皇上,都由着郡主自己拿主意。祖母说话不慎,惹郡主不快,怎么能怪郡主无礼?”

  “莫非郡主要赔上自己的终身大事,让祖母称心如意才行?”

  薛老夫人被孙女堵得一口气差点上不来,脸色难看极了,瞪着孙女:“好好好,你快要嫁人了,翅膀硬了,敢这般和祖母说话了!”

  薛六娘轻叹一声:“我是祖母嫡亲的孙女,祖母说什么,孙女都只有默默受着。南阳郡主可不是等闲晚辈,连太皇太后都拗不过郡主,祖母何必去讨嫌!”

  薛老夫人又被梗了一回,半晌才恨恨道:“我还不是为了你堂弟,才豁出这张老脸……”

  “祖母别再说了。”一直低着头的薛林,忽然眼睛红红地抬起头来:“我根本配不上郡主。”

  “南阳王府是郡主的,南阳郡也是郡主的。郡主想招谁做赘婿,都是郡主的自由。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无才无德的平庸少年,凭什么站在郡主身侧?就凭我老实安分吗?”

  “堂姐说得对。祖母别再去郡主面前讨嫌,我也没脸再来南阳王府了。”

  “回去之后,祖母就替我操持亲事,说一个门当户对的亲事。”

  薛老夫人瞪着一双眼,想骂孙子没出息,看着薛林通红的眼,难听话到底舍不得说出口。良久,长叹了一声:“罢了罢了!你自己都没这份心气,我又是何苦。此事就这么作罢!”

  “那个薛老夫人,真是可气可恼。”

  马车远去后,憋了小半日的陈瑾瑜忿忿低语:“郡主忍了她这么多日,她倒好,还蹬鼻子上脸了。”

  姜韶华不以为意,随口笑道:“六娘和你兄长的婚期就在眼前,她以后是你兄长的外家祖母,你也得敬重几分。忍一忍就是了。”

  要不是看着陈家颜面,看在薛刺史的颜面,她早就翻脸了,哪里会忍到今天。

  陈瑾瑜心中自然有数,叹道:“辛苦郡主了。”

  姜韶华笑道:“这点小事,有什么辛苦的。总不会比那些朝堂众臣更难应对。”

  这倒也是。

  陈瑾瑜眉眼弯弯,笑了起来。

  ……

  二月十六,薛六娘和陈浩然成亲大喜。

  薛刺史做事体面,提前三日,就让长子送薛六娘到南阳郡待嫁。

  成亲那一日,年轻英俊的陈浩然穿着大红喜袍,骑着高头骏马,迎娶新娘进了南阳王府。

  新房就设在陈长史的配院里。

  孙媳过门,陈长史满心欣慰喜悦。喝了孙媳敬的茶,笑着说道:“南阳郡离荆州府要五六日路程,你们在新房里住满一个月,就回荆州。以后,你们小夫妻就在薛府里住下。”

  这是成亲之前陈长史和薛刺史就商议好的事。陈浩然有了举人功名,要再进一步,就得去荆州府学潜心读书。自然是住薛府更便利。

  初为人妇的薛六娘,羞涩地应了。

  陈县令对此也没什么意见,唯有姚氏,心里不太痛快。

  媳妇娶进门,不住夫家住娘家,这算怎么个事?自家儿子算娶媳妇还是入赘啊!

  姚氏心里别扭,在媳妇敬茶的时候,脸上的神情不免就淡了些。

  陈瑾瑜暗暗翻一个白眼。

  陈浩然心疼新婚妻子,见亲娘这般模样,有些着急,正要张口说话,薛六娘悄悄使了个眼色过来。

  陈县令咳嗽一声,冲姚氏使了个眼色。姚氏这才扯起嘴角,笑着喝了茶,将备好的见面礼给了儿媳“这是我当年进门的时候,你太婆婆给的金镯。虽然粗苯了些,却是一辈传一辈的物件。”

  薛六娘双手接了镯子,当场就戴上了“多谢婆婆。以后儿媳一定事事向婆婆请教,好好伺候夫婿孝敬公婆。”

  这话说得恭顺又柔和。

  姚氏心情瞬间好了不少,笑着说道“你们小夫妻以后好生过日子就行。我在博望县住着,你们以后住荆州府,哪里就要事事向我请教。再者,你是大家闺秀,自小学礼仪规矩,说话行事样样都好。我这个做婆婆的,没什么可教你的。”

  薛六娘柔声应道“儿媳不能时时在婆婆面前伺候孝敬,心里着实惭愧。以后儿媳每个月给婆婆写信请安。还请婆婆时时指点儿媳。”

  姚氏被哄得眉开眼笑。

  陈瑾瑜在心里给嫂子比了个大拇指。

  陈浩然喜滋滋地看媳妇一眼,觉得自己真有福气。

  喝完媳妇茶后,陈家人一同去王府内堂,给郡主请安。

  姜韶华给足了陈家体面,备了一份厚厚的见面礼,和颜悦色地对薛六娘说道“听闻六娘擅长书画,不知可有兴趣去叶县女子学堂做夫子?”

  

上一章 | 下一章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